”此外,本次收购看似突然

简介: ”此外,本次收购看似突然,但实际上VF集团旗下的多个品牌早已跟Supreme有着多年合作关系:无论是同样起源于滑板文化的Vans,还是从2007年起就与Supr

11月9日,旗下拥有the North Face、Vans等品牌的母公司VF(威富集团)宣布,将以超2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知名高街潮牌Supreme。

本次交易后,Supreme的创始人James Jebbia及其团队将继续留在品牌内任职,而该笔交易将在VF集团2020财年结束前完成,预计到2022财年将为VF集团贡献至少5亿美元的营收和每股20美分的调整后每股盈利。

同时,更大的疑问也开始浮现:Supreme之所以是Supreme,与其经营模式和设计的大胆灵活不无关系。

昨日神话的“激流勇退”Supreme自1994年诞生之初,就以小众的街头文化作为卖点,受到了不少滑板手、嘻哈爱好者和街头艺术家的关注。

凡是印有Supreme经典logo的服饰和周边产品,尽管在市场上均定价不菲,但即使有钱有时也是一衣难求。

尽管有死忠粉疯狂而盲目地“看logo买单”,但Supreme过分的溢价与其做工粗糙之间的不匹配一直冲击着消费者的底线。

而如何不断地把产品做出新鲜感和高质量,以对抗大众的审美疲劳,则是Supreme无法绕开的难题。

就2020年秋冬季的新品看,本季Supreme产品要么与往季雷同,要么靠着解构过往的畅销产品来“老瓶装新酒”,新意欠奉、灵感枯竭的隐忧已经呼之欲出。

接过VF集团的橄榄枝其实,关于Supreme卖身交易的传言已经流传了近四年。

早在 2017年2月,由Kim Jones掌舵的Louis Vuitton正好与Supreme合作推出了2018秋冬时装秀系列,被时尚界认为是奢侈时尚行业与潮流时尚合流的里程碑。

当年就有消息称,LVMH可能会以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Supreme。

但最终两者并没有达成交易,一方面是Supreme觉得收购价偏低,另一方面也可能是认为LVMH与Supreme能带来的“奢侈品X街头服饰”的惊喜已经耗尽。

当时,凯雷投资集团斥资5亿美元购买了Supreme 50%的股份,并促成了Supreme与Levis和Louis Vuitton等品牌的合作。

就在三年后, VF集团以几乎翻了一番的估价入手了Supreme。

这是自VF集团2011年以2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Timberland以来,规模最大的一宗收购交易。

但显然,除了信赖Supreme品牌的高盈利能力之外,VF集团还看上了其他更有价值的东西。

相对于Supreme的高调,VF集团一直以来都十分低调。

VF集团是全球最大的成衣上市公司之一,旗下知名品牌众多,如:板鞋界的头牌Vans、户外运动品牌The North Face、经典“黄靴”生产商Timberland、背包制造商JanSport、Kipling和美式休闲工装品牌Dickies等。

因此,极具潮流话语权的Supreme无疑是VF集团用来补充旗下成衣“潮流感”短板的关键一步。

GQ时尚评论员Rachel Tashijian表示:“VF集团可能会努力借助Supreme来扩大自己的客户群,同时依靠Supreme与旗下品牌的联名合作来为VF总体陈旧的形象改头换面。

”此外,本次收购看似突然,但实际上VF集团旗下的多个品牌早已跟Supreme有着多年合作关系:无论是同样起源于滑板文化的Vans,还是从2007年起就与Supreme保持着密切合作的The North Face,或是双方在帽衫和靴子上都曾经有过多次联名的Timberland…

未来前景预期不一VF集团首席执行官Steve Rendle在新闻稿中,毫不掩饰对Supreme加入后的高度期待。

他表示:“当今的流行趋势,是消费者希望在疫情期间仍能与真实的品牌产生有意义的互动,这使得Supreme优势极大。

”在疫情改变了许多时尚零售与交货模式的当下,Supreme依然保有着健康的客流量:目前品牌年收入超5亿美元,有60%以上的销售额来自线上的订单,电商渠道和品牌营销策略很好地保证了Supreme的销售额。

毕竟,即便在平时,全球仅有的11家实体门店和一个电商平台,也是唯一能买到Supreme官方正品的地方。

Steve Rendle表示,收购Supreme能够让集团进一步发掘服饰鞋履行业的潜在机会,同时加快向数字化业务模式转型。

据VF集团预计,在Supreme加持街头服饰板块后,集团的总市值有望从目前约300亿美元突破至500亿美元的大关。

正如市场咨询公司Landor&Fitch的全球首席战略官Thomas Ordahl分析,平衡利润和维持气质的双重需求可能是Supreme的最大考验。

瑞银分析师在最新的研报中认为,VF集团最大的挑战是想转型为一家时装公司,这将无法维持Supreme的稀缺价值,两者合体后的前景并不乐观;而NPD集团的资深顾问Matt Powell也认为,令Supreme走红的稀缺性和业绩的持续增长是对立的,很难同时实现。

VF集团则回应,除了全球化和链、更为国际化的平台和数字技术之外,将采取“不干预”的方式来管理Supreme。

“我们拥有强大的实力和平台,但只会在对Supreme有利,且品牌也准备好的时候出手。

”Steve对卫报表示:“我们认为该品牌提升的空间没有上限,也看到了未来十亿美元的明确目标。

”Landor&Fitch的全球首席战略官Thomas Ordahl对VF集团牵手Supreme的未来也充满信心,他对ADWEEK表示:“VF集团在维持Vans的气质方面,这几十年来都做得非常出色,我们可以期望看到同样的情况发生在Supreme身上。


以上是文章"

”此外,本次收购看似突然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工软科技网的其它文章